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本地资讯 巴西头条 > 巴西社会巴西大选又添新变数:劳工党被迫放弃卢拉

巴西大选又添新变数:劳工党被迫放弃卢拉

  • 2018/9/13 13:30:20
  • 来源:中新网
  • 编辑:巴西华人网
  • 789
  • 0
  • 0

劳工党被迫放弃卢拉巴西大选又添新变数

■本报驻巴西利亚记者 张峻榕

当地时间9月11日下午,巴西劳工党宣布由圣保罗前市长费尔南多·阿达担任劳工党总统候选人,代替已被高等选举法院剥夺参选资格的卢拉。

纵观巴西大选启动至今,充满戏剧性的转折性事件层出不穷:劳工党掀起全国示威强推卢拉为候选人,社民党候选人奥克明与现任总统特梅尔互泼脏水,极右翼候选人博尔索纳罗遭刺杀,左派在最后关头临阵换将等……跌宕起伏程度堪比一波三折的宫斗大戏。而眼下由于阿达的 “上位”,本年度巴西大选的变数再度增加,围绕卢拉 “遗产”选票的新一轮争夺即将开始。

左派被迫放弃卢拉以“避嫌”

高等选举法院此前给出的替代人选提交期限为9月11日晚7点,劳工党此次抉择也可谓是 “不坚持到最后一刻不拿定主意”。而这一抉择的迟滞与艰难,也充分体现了放弃卢拉是劳工党极为无奈的选择。

竞选活动启动之初,尽管卢拉早已因身陷囹圄而被判 “出局”,劳工党仍不惜一切代价 “顶风作案”,提起上诉并发动街头政治,努力为卢拉争取最后一丝希望。此举一方面出于卢拉始终高居首位的民调支持率,另一方面也因为要将卢拉支持者转移给阿达的难度过高。在这一原因的驱使下,劳工党甚至一度打算以拖延司法进程来使卢拉 “强行参选”。

然而上述尝试却因极右翼候选人博尔索纳罗遇刺而发生剧变——由于博本人一直坚持高昂的反左立场,打出 “悲情牌”并以政治斗争受害者自居的劳工党瞬间沦为头号怀疑对象,加之司法部门以前所未有的高效率推翻劳工党对卢拉候选人资格的上诉,情形俨然极为不利。尽管眼下临阵换将面临巨大的流失选票风险,劳工党却已别无选择。

在宣布担任卢拉的继任者后,阿达面对媒体表示自己是领受了来自前总统 “继续斗争”的任务,他慷慨陈词称, “我们将告诉巴西人民:我想你之所想,痛你之所痛。但眼下并非垂头丧气回家之时,而是我们昂首挺胸走上街头的时刻。我们将赢得选举,为了卢拉,为了劳工党,为了社会运动,为了巴西!”

阿达参选之路危机四伏

尽管宣言坚定果决,阿达的参选之路依旧危机四伏。从政策主张上,由于错过了此前的数次电视辩论与广告宣传,阿达必须尽快提升个人影响,同时以快捷有效的方式宣传个人政治经济政策主张。而在个人形象方面,阿达需尽快摆脱 “圣保罗学术派人物”的形象,转而成为足以发动全国基层群众和社会运动的左派政治领袖。毕竟从民众角度出发,绝大多数的巴西人也很难简单地因为阿达是“卢拉的替身”而选他担任下任总统。

不幸的是,突出阿达个人形象与劳工党此时面临的形势并不相符。由于另推替代者的决策实在太晚,转移卢拉 “遗产选票”的难度也与日俱增。据知情者表示,劳工党下阶段仍将在宣传阿达时反复强调卢拉的名号,以尽可能表现阿达为卢拉的 “正统继承人”。

于此同时,其他候选人的支持率也随着近期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再度发生变化。当地民调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极右翼候选人博尔索纳罗的民众支持率在刺杀事件发生后由22%再度上升至24%,依旧保持首位;左派候选人西罗·戈麦斯支持率由10%升至13%,上升至第二位;原本位居第二的环保主义者候选人玛丽娜·席尔瓦的支持率则由16%跌至11%。相比之下,阿达的支持率已由4%上升至9%,创造了本次统计中的最大涨幅。

巴西政治学家保罗·克拉默教授告诉本报记者,此次民调结果尚不足以反映近期一系列事件的最终影响。博尔索纳罗遇刺事件仍是一个 “影响难以估计”的重磅事件,他本人的网络搜索率和关注度都因此达到空前高度,而从 “攻击者”到 “被害者”这一身份转变的影响要直到未来两次民调结果出炉后才能做出定论,而这很有可能导致摇摆选票的又一次重新配置。在此背景下,阿达想要扛起卢拉的大旗、担任左派的整体领袖,必须同时面对势头强劲的博尔索纳罗和此前一直以 “左派代表”自居的西罗·戈麦斯。

(本报巴西利亚 9月12日专电)

赞(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