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本地资讯 侨届资讯 > 世界华人新西兰80岁华人癌症治疗记:医务工作者很暖心

新西兰80岁华人癌症治疗记:医务工作者很暖心

  • 2018/10/11 11:21:18
  • 来源:中国侨网
  • 编辑:巴西华人网
  • 146
  • 0
  • 0

中国侨网10月11日电 据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报道,在新西兰,有一位80岁的王先生来自中国天津,在那里已经生活了10年。今年4月6日,本来是一次例行的心脏检查,医生却在他的右侧肺部发现了可疑阴影。于是,接下来的5个多月,他和医生们一起,和癌细胞进行了一次战争,并且大获全胜。

王先生说,他想用自己对抗癌细胞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新西兰医务工作者对癌症的治疗方法。以下内容是王先生口述摘要。

1

2018年4月6日,我走在路上,突然觉得心脏一阵绞痛。我的心脏问题由来已久了,1998年就在中国住过院。我去看了家庭医生,家庭医生就帮我转了心脏专科的医院。

4月24日,我去Greenlane Clinical Centre就医,心脏科的医生给我安排了静止心电图的检查,主治医生说我心脏有一些杂音,又做了平衡心电图,医生让我上跑步机,到心率109的时候停止,我感觉左侧疼痛。医生又验血、拍了正侧的胸心大片,检查后医生说需要转院做造影。

5月25日,我在奥克兰医院放射科做检查。虽然因为一些原因,没有给心脏做造影,但是做了全身CT检查。

没想到,回家收到一封信,让我在5月31日的时候,去Greenlane医院呼吸科做检查。当时我进了呼吸机室,医生检查了肺活量和肺含氧量,做完了还对我竖大拇指。

我当时心里就很奇怪,我不是来看心脏的吗?为啥要给我测肺活量?到了6月7日,Greenlane呼吸科的一位老医生接待了我,面对我的疑问,他直接把电脑屏幕上的图片给我看:原来在CT检查的时候,发现我右肺有一个肿块,需要继续检查。

我这时候就服了,原来人家的检查是有原因的,但是我肺没什么问题,又不咳喘。医生说,如果要确诊,最好做一个放射性扫描。他们这里没有这种仪器,必须让我去一个私人医院做检查,他来帮我预约。

6月15日,我就来到了ASCOT做放射性扫描。护士先给我输液,里面是放射性物质,等了1小时后,做类似CT的扫描。

老先生说,你要做活检,就是活体检查。

我已经下决心了,人家对我们这么负责,所以作为患者我积极配合。

2

活检一共做了三次。

第一次是2018年6月20日,在奥克兰医院,先注射镇静剂,然后从口腔通过气管,到肺部取样。我看见上面有个小电视屏幕,医生手一边动一边看着上面。这样准确性肯定不会那么好。、一个星期之后,主治医生告诉我活检失败,但取出的淋巴体化验后正常。

第二次是7月11日,也在奥克兰医院。医生说,在前面加了个镜头,叫做肺镜,继续取肿块。我说,我积极配合,希望这次能成功。大夫也乐,翻译也乐,说这个老头还挺乐观。但是第二次又失败了。

主治医生第三次找我,说还要继续做。我说,肯定要继续做,都受了两次苦了,我要知道个所以然呀。医生说,这次要穿刺。这我是预料到的,因为我有亲戚得乳腺癌,都告诉我需要穿刺。不过医生是为了我好,如果能减少一些损伤,用肺镜取出来会更好。

穿刺也不是全麻,是局部麻,感觉像捅刀子一样,我最痛苦就是这个。做了两次,翻译在旁边让我“坚持”、“再坚持”,真的很疼,出来之后疼了半个小时,我当时心里就想,这个痛苦忍受下来,再做别的我也不做了,死了也不做了。

不过这次终于成功了。

7月30日,Greenlane呼吸科的陈医生宣布了会诊结果,确认是肺癌早期,肿瘤位置在右肺的中叶,发现的比较早,可以根治。他们决定用手术把整个叶片全都取掉,这样不易扩散。术后不影响正常呼吸,和正常人一样。

我仔细考虑了一下,如果是晚期我可能就不治了。但是医生说,我条件很好,其他检查中都没什么问题,除了心脏有血管问题。

7月3日,我做了心脏造影,有三个血管堵,有一个特别严实。医生通过翻译告诉我,不会影响肺癌治疗。

不过医院还是很谨慎,在决定手术之后,又让我到Greenlane医院做了心脏功能B超,结果心脏功能正常,不影响肺部手术。除此以外,还又检查了一遍肺部的功能。于是,医生认为可以准备手术了。

3

8月15日,医院给我儿子打电话,让我8月16日下午到奥克兰医院做准备。我就住进了42号病房。

我住院的时候,第一天晚上家人都走了,女护士给我拿了专用的带消毒剂的海绵,让我洗澡,还说第二天早上也要洗。我还以为第二天还用同一块海绵,原来还拿来一个新的。

手术方案有两个,想先用微创,不行才开刀。我身上有三个伤口,5厘米的是微创留下的,旁边10厘米的是微创失败后的大伤口,还有手术时候引流胸腔积液留下的伤口。

我住院第3天晚上10点多,下地慢慢去厕所,回来突然心脏疼,我赶紧摁了铃。

大半夜来了个男护士,给我拿了两张纸,上面是中英文对照的文字和图片,问我哪里疼。因为没有翻译,我就对着纸做手势,还真的看懂了。男护士看我很难受,拿来了心电图的仪器,又叫了两个护士,给我输液。

第二天,虽然不疼了,但是我的心率一直非常高,一直超过140。我一点都不敢动,只要动一下,心率就飙到很高。心脏科的医生来了,说最好使用电击疗法,让心率恢复正常。

我同意了,签好字,第二天打完麻药,大夫还安慰我,像哄孩子一样。身边有七八个人,包括翻译,都站在我旁边。我很快就失去意识了,睁眼睛时已经过了几分钟,心率就已经恢复正常了。我都没想到,医疗技术水平发展到这个程度了。

4

护士们都很认真,不管白人、菲律宾人、印度人,都对我很好。

一个年轻男护士,在我住院第三天的时候,叫我去洗澡间。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来他是要给我洗澡。我还担心伤口,他说都贴了防水胶布。他又给我洗头什么的,我觉得那个技术,跟洗浴中心搓澡的一样好。不管工作高低,态度都很好,我觉得他真的很棒。

到了8月23日,我就出院了。9月17日,在Greenlane医院,我的主治医生宣布了手术结果:肺癌早期,肿瘤直径24毫米,全部干净取出,不需要放疗或者化疗,淋巴化验也正常。

到9月27日上午,我又去了奥克兰医院心胸科,医生表示整个治疗结束。后面我可以继续治疗心脏了。

5

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呢,因为我觉得这是新西兰一例早发现、早治疗、治愈癌症的病例,医生花精力、花物力,启动各种医疗资源和设备来给我检查和治疗,我很感动。

前几年,我哥哥去世了,我才知道他们夫妇都做了遗体捐赠,我很感动。2016年6月,我也在新西兰办了遗体捐赠的手续。帮我协调的安娜老师说,如果出现某几项问题,遗体可能就不接受了,肺癌也包括在里面。

我希望医生给我一个书面的总结,到我去世的时候,希望遗体捐赠的人能知道,我的肺癌是早期的,已经治愈了,不影响遗体捐赠。这也是我的一个临终的贡献。


【责任编辑:李明阳】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赞(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