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著名女诗人潇潇的诗与她的画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中国新闻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著名女诗人潇潇的诗与她的画

投稿 中国名家网2020/05/17 18:13:31 发布 来源:未知 作者: 21466 阅读 0 评论 18 点赞

灵魂树下
——为我的画配诗
既然生必须接受死这个母亲
日暮后,一个人提着光阴的口袋
捡拾灵魂树下垂落的果子
死之核,攥在颤抖的手中
伤痛的籽粒,一颗一颗饱满
呼吸爱因斯坦的风
从彼岸吹来,搜刮全身
掩埋寒冷和腐朽
用血与骨髓,心与腹
用生来延续死,用死来延续生
其实没有胜算,风伸出舌头
它舔到尸群新鲜的味道
把瞬间无度的死,撒上盐,撒上时间
焚烧,不停息吹向灰烬的空白
吹向更远

二月的一个夜晚
——为我的画配诗
“你是我一生的痛”
“你是我三生的疼
如果一个人有三生的话”
两个灵魂抱着二月恸哭
整整一个冬天的寒冷
也抵不上二月的这一个夜晚

对灵魂说……
——为我的画配诗
你要以十万倍的速度快乐
把陈年累月的妄想枷锁
从脖子上取下来,扔掉
当你从炼狱的窗口睁开眼睛
一次深呼吸,摸一摸自己的血脉
在灵魂深处最细微最真实的波动
有多少杂音来自你假想的敌人
有多少梗塞来自你的血亲
有多少坏死来自你阴暗的部分
你不能让一切都成为可能
你只有一副肉身,一颗被逆风吹散的心
在苦难的封底,写上幸福
让生活中那些重负不够致命
纯粹为自己活一次
最短60秒,最长下半生

背叛
——为我的画配诗
我的灵魂之根
一直扎在你的心底
从某个夜晚开始
你的心向欲望下跪
把我从早到晚的耳鸣
被野火纠缠的头发和眼神
接近死亡的心跳
生命的撕扯
从你的心上连根拔起
我向神灵呼救
却听见诅咒的声音

被灵魂追赶的人
——为我的画配诗
我被灵魂追赶
飞得越远,越高
越无处可逃
转过身
一滴花露碰碎刀尖
下雨了
废气包裹的楼群
与云朵擦肩而过
我累了,踩着刀锋
朝贬低的生活迈了一步
把苦难扔进炉火,用孤独温酒
像企鹅练习飞一样,摔倒
在疼痛与无奈的细节中
接受一场命运的大雪
欲望,奔向今世
道德迎风瓦解,人间乱了方寸
我被浮尘撞倒,一颗灵魂
再一次挂在刀尖上
使每一个夜晚意外地尖锐
每一个清晨锋利无比

耳鸣的花朵
——为我的画配诗
今夜,睡眠又一次把我推出门外
时间的鸦片在春天的肌肤上冒着黑烟
烧烤着我2007年4月凌晨3点40分的心
紧张的烟尘飘落在脸上慢慢变灰
我坐在失眠的板凳上出神
草丛越长越高,从去年的杂乱中
藏满了虫鸣,朝我深夜的耳朵蜂拥而至
捂着灵魂的手怎么也不听使唤
你的心跳,连同整个夜晚发呆的星星
在不确定的深处,隐藏着我绝望的惊喜
为忧伤脱落的头发向生活的边缘
纷乱飞扬起来
在边陲的黄昏,突然有人感到寒冷
春天在一瞬间被拴在了北冰洋上
花朵忍着痛贴近你
氧气不够用爱来呼吸
从未改变,在心中,在永远
我宁愿死,干干净净地
用一生来拽紧耳鸣的岁月
用另一生来追赶梦想的花朵

红色高尔夫
——为我的画配诗
滚进野兔子洞的小石头欢呼
从一到十八洞,从牧人到贵族
果岭上,她一推杆
土豪金、权贵的衣袖、小鸟球
飞起来、穿越,体制的账簿
漏出一个一个红洞
国家在一棵生长着灰色的老树上
吊着
贱民的血汗和碎银
让小白球变得鼓胀、鲜红

跳动的古瓷
——为我的画配诗
半夜,我被自己的睡眠推醒
四周万籁俱静
房中只有时间走过的味道
初冬打着无声的哈欠
与黑暗一起见鬼去了
把寒冷和惊吓塞进
我11月下半夜惶恐的枕头下
亿万只虫鸣开始在我的耳膜上嚎叫
把白天的喧闹连成一片
语言穿上物质的风衣
飞刀、暗器一对名利的私密兄弟
毒气、烟幕、炸弹是权术的姻亲
他们一件一件眉目传情
击中我致命的要害
这是一场精神的世界大战
打招呼的假笑,延伸阴暗
聚会,网罗资源
来者都是客,我只能是我自己的敌人
面对一个技巧的时代
我血肉深处的心在开裂,在下坠
像一片跳动的古瓷

背上帕米尔
——为我的画配诗
那个风停了
坐在藤蔓下
库木孜的琴声
红了两颗樱桃
雀儿看着
自己远飞的影子
唇边那块玻璃
忍不住破碎
从葡萄美酒里
取走了
一段发酵的心情
就在回头一刹那
会有无数个盛开

一部分
——为我的画配诗
我把今生的一部分
一笔一笔藏进了这幅画里
我与谁捉迷藏
来世高高悬挂在轮回的颜色之上
梦朝着时间的反方向漫延
白天成了夜晚的缝隙
疼痛在缝隙中成为爱的一部分
正如情爱习惯于在细节中丢失
在客厅中退场
如果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
活着也是死亡的一部分
一瞬间,灵魂在色彩中醒来
一个影子还原成红、黄、蓝
我又把生调和成各种绿
把死抽象成漆黑

打碎的死,舞蹈
——为我临摹的画配诗
冬天的脚趾已渐渐靠近房门
在外面的冷,突然如此暴虐
袭击了我全身
室内,空气颓丧
菊花凄楚地叹息
在哪里?我跌倒
摔破了眉骨和手臂
这挑剔的暴力,跨越记忆
扑进我怀中
连疼痛都变得麻木
玉镯流着血,阴影冲进卧室
碎片拿走了我心上的生命
哦,黄金的动作,美的极端
在纸上围着圆圈,手拉手
打碎的死,肉体
飞落的绝色舞蹈
都是我相亲相爱的邻居

线条女人

——为我临摹的画而作
线条,马蒂斯情绪的女人
转过身来,结伴而行
来到我的书房,我羞愧的纸上
色彩比想象的风暴更强烈
肉体与欲望
在视觉的神经上退隐
深秋背着双手
与初冬勾肩搭背
犹如两个冷色调的女人
密谋,把喜悦捣碎
渗和水粉,揉进红色的软暴力
在黄色的中心释放生命

著名女诗人潇潇

【诗人简介】潇潇,中国当代著名女诗人,画家。《中国诗歌》在线总编,《星雨沙龙》创办人。出版诗集有《树下的女人与诗歌》《踮起脚尖的时间》《比忧伤更忧伤》《潇潇的诗》等,主编过中国现代诗编年史丛书《前朦胧诗全集》《朦胧诗全集》《后朦胧诗全集》,其作品还被翻译成德、英、日、法、越南、波斯、阿拉伯、孟加拉、西班牙语等。荣获过“闻一多诗歌奖”“百年新诗”特别贡献奖、《诗潮》年度诗歌奖、《北京文学》诗歌奖、2018年度十佳诗人、2019年亚洲人物导刊评选“最近中国诗坛十大诗人”、中国当代诗歌奖创作奖、罗马尼亚阿尔盖齐国际文学奖(并被授予罗马尼亚荣誉市民)等。

来源:作家网
供稿:北京城市未来文化艺术中心


已有0人点赞

自定义html广告位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专题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