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悲愤! “妈妈第一次出国,竟是参加儿子的葬礼…”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中国新闻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悲愤! “妈妈第一次出国,竟是参加儿子的葬礼…”

转载 julia2021/11/19 16:22:36 发布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作者:北美留学生日报 1016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一位悲痛的母亲远赴芝加哥,
这是她第一次出国,
参加的却是儿子的葬礼…

是最近留学生圈子里最震撼也是最悲情的故事。

几天前在芝加哥遭遇抢劫枪击不幸离世的中国留学生郑少雄,他的母亲终于赶到了芝加哥,去接儿子回家


郑母从没想过,几天前刚收到儿子漂洋过海邮寄过来的香水作为她57岁的生日礼物,几天后竟然收到了这一生之于她最大的噩耗——


儿子在国外遭遇枪击身亡的消息。


郑少雄从小成绩优异,和母亲二人相依为命,一直都十分体恤和挂念母亲。因为担心母亲身体,郑少雄原本打算放弃读博的心愿,先留美打工再回国发展。


然而他的生命却永远的定格在了11月9日。


今天,在郑少雄的追悼会上,这位母亲沉痛发言——


我最亲爱的儿子,我一路流泪、一路思念、一路坎坷,终于来到了芝加哥大学,来到了你追求知识的最高学府。

妈妈生平第一次出国不是去旅游观光,不是去参加你的毕业典礼,更不是参加你的婚礼庆典,而是参加你的葬礼。多么惨痛的人间悲剧。

你求学离开家欢乐的样子妈妈还历历在目,你说你要带我去看世界,你要我见证你的梦想,你要我们一起期待未来,可如今我们母子阴阳相隔,我悲痛地一遍一遍地呼唤你的名字,儿子,为什么让妈妈看到希望的时候却突然坠落在地狱中?我可怜的儿子啊,当罪恶的子弹穿过你青春蓬勃的胸口,当你满身鲜血地躺在异国他乡冰冷的街道上,你是多么的无助,多么的可怜,多么的绝望,多么的愤怒啊!




悲剧发生后,美国时间11月16日中午,约60位中国学生自主发起“我们是来学习的,不是来死的”(We are here to learn, not to die)校园安全集会。


这场集会游行在芝大校园Main Quad举行,学生们迫切希望校方及有关单位即时改善校园安全。



希望学校可以保障中国留学生的安全。



然而已经逝去的年轻生命却再也回不来了。



11月7日,四川乐山。

远在芝加哥留学的郑少雄给母亲寄来了一盒香水,这是母亲平时舍不得买的牌子。

收到快递的当天,恰好是母亲57岁生日。

郑少雄从未忘记过母亲的生日。自2015年到香港大学读本科起,在外求学的他,每天晚上十点半都会给母亲打一通报平安的电话。

然而从11月9日以后,母亲再也没有等来熟悉的声音。

当地时间下午,一名持枪的歹徒,在芝加哥大学主校区附近的人行道上,用枪击中了郑少雄的胸口。


法庭文件显示,凶手是18岁的斯潘(Alton Spann)与另外两名同伙,他们盯上了郑少雄手中的笔记本电脑。

郑少雄在反抗的过程中被斯潘命中胸部,随后抢救无效身亡。

另据法庭文件显示,斯潘在拿走一台电脑和苹果手机后,换取了100美元。

仅仅为了100美元,一条无辜鲜活的生命就此陨落。

美国方面已开通绿色加急通道办理。11月14日下午,他的母亲启程飞往上海面签,然后前往芝加哥,接儿子回家。


芝加哥大学校长Paul Alivisatos对郑同学的不幸离世也表示哀悼。

(gofundme捐助网站)

美国当地媒体Fox32Chicago采访了郑少雄的同学,大家纷纷表示惋惜:

(图源:Fox32Chicago)

(图源:Fox32Chicago)

但通篇报道并没有试图解释或分析是什么造成了一名中国留学生遇难的悲剧?

当国内舆论一片哗然时,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媒体为什么除了一声叹息,闭口不谈枪支问题?

枪击案是该归于人性的恶还是一个社会的结构性问题?


要知道,这已经不是第一起中国留学生在芝加哥遇害的案件。

就在今年1月9日,在芝加哥大学就读的30岁中国留学生范轶然,不幸被一名32岁非洲裔枪手南丁格尔(Jason Nightengale)开枪射杀。

据报道,凶手有严重的反社会人格,早在这起枪杀案之前就有种种犯罪行为。这次疯狂的杀戮导致2死4伤。

(芝加哥大学)

2017年,范轶然选择在这里攻读博士学位。

在无限可能的人生即将闪烁之际,一阵枪响结束了一切。

中国留学生被枪杀后,国内舆论滔天,矛头几乎全都指向了美国国内的“枪支”和“种族”问题。但国外评论似乎异常平静,虽对被害留学生感到惋惜,缺绝口不提“枪支问题”。

“范轶然,我们最好的学生之一,昨天在离我住处三个街道的地方被枪杀。我们最优秀和聪明的学生之一,还获得了Lee奖(学院经济学奖项),是我的助教,秋天的时候我们还一起讨论过他的研究。这真的令人难以置信。”


“范轶然的死让我很伤心。他是一个聪明且善良的人,注定能成就一番事业。我们除了在同一个队伍中之外,我们还住在同一栋大楼,他的车就停在离我几步之外的地方,我今早还看到了他的车子,我希望一切都不是真的。"



中美两国社交网络上的留言形成巨大对比,一起恶性杀人事件,为什么被美国人当作一场意外?

这个问题下呈现了一种割裂:

在美国有生活经历的人,往往表示自己觉得安全状况尚可;

而另外一些知乎答主用美国的枪击致死率套中国的数据,则感觉结果非常可怕。按照美国枪击的致死比例,上海每年得有 1400 人死于枪击。

也许,两方说得都有道理,完全取决于观察的视角:美国不是大熔炉,而是水果沙拉,不同社区之间泾渭分明

城市就像是一片布满了孤岛的水域,这里是天堂,几百米外的另一处岛屿则是地狱。


上图是2019年7月美国公布的芝加哥地区枪击案分布图,红色部分为枪击案发生地。

我们可以看到,北部沿海区域枪击案明显少于其他地区,如果采访当地民众,他们也不会觉得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

这些枪击案发生频率高的地区都有一个共同的历史特征——

种族隔离。


种族之间的法律隔阂虽然不复存在,但黑人和白人依旧各自抱团。

在隔离的历史上突然洒下一把自由的种子,结果就是生长出一种自由选择的隔离。

美国政府曾经尝试种族融合,要求当地儿童到指定学校上学,但父母是不情愿的。

而今年两起发生在芝加哥的留学生遇害案件,凶手皆为非裔美国人。

在芝加哥,即使政府加大了打击犯罪的力度,但是暴力事件还是居高不下。今年,芝加哥至少发生了698起凶杀案,至少3909人被枪击,这比2020年增加了9%,比2019年增加了69%。

今年在海德公园已发生了83起枪击事件,比2019年同期增加了150%;而今年在这里发生的谋杀案就有五起。

如果你问美国人如何看待中国留学生遇害,拥有不同成长背景、生活在不同种族中的美国人,会告诉你截然相反的答案。


当地媒体不愿引发种族冲突而引火烧身,所以选择三缄其口,但更冷漠的还有美国法律。

目前,杀害郑少雄的凶手已经被警方逮捕并不得保释。但可以确定的是,凶手不会被判死刑,并且大概率也不会被判太重。

为什么?

2011年,伊利诺伊州已经废除死刑。我们可以对比之前同样发生在伊利诺伊州的章莹颖案件,凶手克里斯滕森罪大恶极,伊利诺伊州曾在联邦寻求死刑。

但即使案件上升到了联邦层面,12名陪审团在审议不到两个小时内作出裁决,无法就判处克里斯滕森死刑达成一致,陪审团中始终有两人拒绝为死刑投票。

最终,2019年7月他被判处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电影《十二怒汉》中美国的陪审团制度)

郑少雄的案件,目前是在伊利诺伊州的层面按照州法进行审理。但在伊利诺伊州法中,死刑已经被废除。

这起案件还让人联想到另一位南加州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纪欣然,2014年他被四名歹徒抢劫,酿成了不可挽回的悲剧。歹徒当时抢劫他的原因是:他是中国人,他肯定有钱!

虽然四名凶手后来都被绳之以法,但是随着加州重罪法改革,今年3月,法庭宣判其中一位被告的二级谋杀被降至试图抢劫罪,刑满三年就可以出狱。


本次杀害郑少雄的凶手虽然在伊利诺伊州受审,但只有18岁,法院会不会对其施以重刑非常难说。

媒体普遍报道凶手斯潘被控「一级谋杀」,虽然这样的报道让人稍稍解气,但到了法庭「一级谋杀」的指控几乎不能成立。

去年杀害黑人佛洛依德的白人警察,法庭只是在「二级谋杀」和「三级谋杀」中为其定罪,而且从之前经验来说,绝大多数中国留学生遇害事件都没有收获让人信服且满意的判决。


虽然真相令人难以接受,但事实摆在面前,除非美国改变宪法,不然无解。

在美国,一起法律诉讼有时甚至长达十年时间,律师费和时间成本可能都是普通中国家庭无法承担的。

但是,与这些成本相比,美国法律在惩治罪恶时的不公才是最令人担忧,也最需要反思的。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以上内容综合整理自凤凰网新闻、环球伙伴等平台。


已有0人点赞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专题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