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著名舞蹈家夏冰爱情三部曲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全部分类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著名舞蹈家夏冰爱情三部曲

投稿 中国名家网2022/01/18 15:33:35 发布 来源: 作者: 7401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野山》《妹娃山歌哈尕扎》《妹娃要过河》,足尖上的爱情

著名舞蹈家夏冰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诗经·国风》

著名舞蹈家夏冰创作并领舞的《野山》获文化部群星奖银奖;《妹娃山歌哈尕扎》获湖北省金凤杯金奖,在央视舞蹈世界展播;《妹娃要过河》获湖北省黄鹤群星奖金奖,在央视舞蹈世界展播,入选全国群星奖决赛。爱情是个永恒的主题,来自民间的爱情故事因真实纯粹被演绎成不同的艺术形式而流传千古。夏冰的爱情三部曲以土家族舞为基础,结合现代舞技巧,在叙事和表现手法上各有千秋。足尖上的爱情,透过民族文化的底蕴,散发出泥土芬芳和山野气息,带来视觉美感与心灵震颤,其中隐含的生命之美,宛如《诗经》里的爱情。

夏冰的爱情三部曲,以微观视角的情感去折射宏大厚重的民族精神,主题深刻,立意深远。细品之下,依稀可捕捉到创编者对待爱情的态度、个人的生活轨迹及心路成长历程。《野山》的爱情是懵懂原始的,是蛮荒中的纯真热恋,山魂与精灵的寓意、油画般浓墨重彩的写意、现代学院技法的融入,既写实又抽象,在民族舞的运用上,凸显作品背后独特的民族文化,使作品跳跃出野火般的光芒;《妹娃山歌哈尕扎》的爱情热烈奔放,生动诙谐,彰显智慧,不难看出夏冰在多年的深入挖掘中,已触碰到潜藏在土家人血脉里的文化精髓;《妹娃要过河》中的爱情则饱满丰沛,荡气回肠,结构处理更见匠心,时空交错,几乎横贯土家女人的一生,从初心萌动到执子之手,从相濡以沫到垂暮之年,主体人物妹娃从女儿到妻子再到老妇,多角度切换,在宏大的叙事中岁月的风风雨雨沥去生活的杂质和琐碎,在弘扬民族精神的框架里透出人性温度。

《野山》是夏冰土家族舞蹈中第一个成功的作品。以抽象化表达和意识流手法为特色,沿袭传统又突破传统,大胆呈现原始野性之美。如一曲粗犷的原野恋歌,写意山水,挥洒情爱,折射出独特的民族性。

《野山》剧照

结构上,开场以大写意的画面带入情感,接着以写实的具象叙事表现人性的本真,第三部分在写实与写意之间跳入跳出,撞击融合,掀起高潮,完成主题的升华。

第一部分是抽象的写意。在蛮荒之境,大山的精灵红裙裹身,长发纷披,个性张扬,迷幻率真,她在山林间纵横狂奔,执着地追寻内心向往的爱,穿林越溪,披荆斩棘,任何东西也不能阻挡这像风一样的女子,原始的爆发力与炽热的信仰驱使她一路向前。在林莽的氤氲之气里,大山的魂敞开胸怀,他们相互缠绕,灵犀相通,释放出爱的信号。这是男人与女人的爱,是山魂与精灵的爱,是生命与生命彼此寻觅相互映照的燎原之火。

第二部分是写实的叙事。是对人性和大山的赞美。其中很重要的一段快节奏,运用了跳丧舞的“撒尔嗬”技法,选取下半身的流动步,膝部颤动,松弛、稳健、有力,衬托出男女主人公对爱情的坚定执着,体现土家人乐观向上的豁达精神和对大山的挚爱。

第三部分进入高潮,在抽象与具象之间跳进跳出,虚实结合,用内在的情感爆发来刻画大山和人性的爱,灵动缥缈,意蕴深厚。彷如电影大师张艺谋早期电影里的意识流。

尾声处,女孩有一个动作,用抹黑了的手打在男孩脸上,这个动作来源于土家习俗,叫抹黑,是爱情的象征:当女孩爱上男孩,就会用手粘了锅底灰抹到心上人的身上脸上,以此证明真爱。完成这个动作后,恍惚进入山魂和精灵的状态,他们在尘埃里交缠滚动,肆意表达爱意。在这里,舞蹈者是大山的精灵,是沉浸在爱情中的妹娃,又是现实里的自己;男孩既是山的影子、山的魂魄,阳刚之气的写照,又像幼时兄妹俩在河里游泳嬉戏的哥哥。从魂灵恢复人身,又从人身跳入魂灵,抽象与具象衍变往复,不管表象是什么,他们的内心是滚烫的,要把炽烈的爱毫无保留地献给对方,以此达到水乳交融,成为爱的完整体,让爱,在意识流的风暴里,掀起野性的火焰,激情无限,绵绵不息。

在舞蹈语汇上,以土家族传统的跳丧舞“撒尔嗬”为基础,结合现代舞技巧,舞蹈语言浓烈火辣,狂野奔放,揭示了生命的本质本源。摈弃干扰,聚焦男女主角,在狂放的大写意里,男人的肢体语言隐匿着大山的魂,女人的肢体语言潜藏着大山的精灵。“撒尔嗬”是土家语,又称打丧鼓,是特有的古老的丧葬仪式舞蹈,是对生命价值的肯定、维系民族凝聚力的精神纽带。土家族把丧事称为“白喜”,认为生而死,死而生,死亡好比婴儿降世一样可喜可贺。有老人去世,阖族不悲,伐鼓踏歌,“其歌必狂,其众必跳”,歌舞以祭。“撒尔嗬”增添了作品的内涵与张力。

《野山》突出一个“野”字,野的字面含义包含了原始的、封闭的、未开化的,与条条框框的规则是相对的,也代表不被污染的纯净情感,蕴藏一种蛮荒的强劲力量,在粗犷的山野之风中,少男少女的爱恋简单热烈,至真至纯,在对大山的赞美和爱情的歌咏之外,它的深层意义是对土家族人民的内在气质和民族气节不遗余力的赞美。

如果说《野山》是山风浩荡的原野恋歌,那么,《妹娃山歌哈尕扎》则是一首火辣辣的情歌小调。在平铺直叙的写实手法上,利用矛盾制造冲突,利用幽默、调侃、机智、抗争创造戏剧效果,节奏紧凑,环环相扣。作品巧妙运用舞蹈语言揭示人物性格,以独特的舞蹈设计烘托团结向上的民族精神。

舞蹈是一门综合艺术,除舞蹈本身外,还包括音乐、美术、文学、戏剧等多种艺术,但最为亲密的伙伴是音乐,甚至可以说,符合舞蹈内容的音乐是舞蹈的灵魂。湖北省歌剧舞剧院国家一级作曲家、指挥家万传华老师是夏冰的良师益友,也是默契的合作伙伴,在夏冰的众多作品中,万老师的音乐为舞蹈铸魂。万传华曾任舞剧《十二钗》的作曲配器和指挥并担任音乐制作,指挥演出了《小刀会》《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等著名舞剧,为大型音乐舞蹈《编钟乐舞》的作曲配器和指挥。夏冰总导演的歌舞诗剧《金那银儿梭》全剧配器合成均由万老师完成,歌舞《妹娃要过河》《时尚阿婆唱大戏》《斑鸠咕咕咕》《接龙桥》《高洪太中国锣》等均由万老师作曲配器合成,这些作品均获各省乃至全国大奖。

纵观《妹娃山歌哈尕扎》的架构,音乐的作用至关重要,从万传华老师为夏冰精选的两首民歌可见匠心。引子部分以低沉的男声配合《石工号子》突出大山的雄浑,彰显阳刚之气;第一段以利川民歌《郎在高坡》衬托柔美之韵,借绣荷包、抛荷包的情节、配合一段双人舞来展示女人的柔美和对爱情的向往;第二段以慢板的节奏、突出情节的群舞来表现爱情遇到阻挠的过程;第三段用更加深情的《郎在高坡》烘托人物,赞美爱情;高潮段,用极具特色的利川肉连响打出华彩。音乐成为作品坚实的框架,与舞蹈浑然一体,夏冰说,《妹娃山歌哈尕扎》收获了绝佳的演出效果并获湖北省金凤杯金奖,万传华老师的精心配乐功不可没。

《妹娃山歌哈尕扎》剧照

序幕拉开,随着低沉浑厚的《石工号子》,一群土家汉子迈着沉实有力的矮子步由远及近走上舞台;接着,音乐转换成清亮的民歌《郎在高坡》由此进入第一段落,“太阳出来红似火,晒的小妹无处躲,小郎我心中实难过,我的妹娃哎,给一顶草帽你戴着,你戴着……”俏丽的妹娃用山歌与荷包向情郎哥表达爱意,此时的舞蹈调子是轻松欢快的,柔美中带点调皮,小伙子们逗妹娃的幽默调皮,将土家男人爱劳动爱生活爱妹娃的性格展示得淋漓尽致。

第二段落,舞蹈节奏是缓慢低沉的,以叙事性与戏剧性的情节展现矛盾冲突:老爹发现恋情,年轻人措手不及,在舞蹈语言中透视人物的心理变化,惊诧、顾虑、犹疑、不满、思考、纠结等情绪化的表达增进情节发展,准确传神。

第三段落,娃为了捍卫爱情向老爹发起抗争,从对峙、挑战、激战,舞蹈节奏越来越鲜明,由慢转快,巧妙地揭示了妹娃必胜的决心。竞赛的手段是舞蹈“肉连响”,从一人拍打、二人对打、全场群打,“肉连响”是新旧观念由对立到统一的结果,是胜利的欢呼与和谐的赞美,同时传递出一种团结向上的民族凝聚力。

高潮段落格外震撼。打赢了爱情保卫战,妹娃一个戏剧亮相,英姿飒爽,透出土家妹娃骨子里不服输的倔强和胜利的高傲。随后,音乐再次出现男声合唱《郎在高坡》,“太阳出来红似火,晒得小妹无处躲,小郎我心中实难过,我的妹娃也给一顶草帽你戴着哟,”在炽热的阳光下,音乐带动剧情、舞蹈带动演员,从听觉到视觉、从感官到心灵,交织出一片激情的海洋。接着旋身起舞,又是娇羞的妹娃了,娇嗔地轻打心上人的脸表达爱意,情郎哥猝不及防,一时呆住。全场骤然响起一声强劲有力的土家语“哈尕扎!”这是对捍卫爱情的土家妹娃的赞美!用夏冰的话说,这声喝彩,整个舞蹈的魂儿一下就出来了,前面所有的情节都成为铺垫,群舞也好,丢荷包也好,山歌也好,竞赛也好,所有的这些就是为了这一声“哈尕扎!”仿佛揭开一层纱幔,展开一幅画卷,清晰地勾勒出土家人勇敢无畏、热烈奔放的精神气质,如醍醐灌顶。

尾声处,以柔板处理,音乐在甜美的女声独唱中渐渐弱化,“郎在高坡抬石头,妹在房中绣荷包哎,”舞蹈渐收,妹娃深情眺望,郎在坡上……唯美收梢,意犹未尽。

“哈尕扎”在土家族语中是一种惊叹与赞美,类似汉语里叹词“哎——哟喂”“哎——呀!”一样,因语气的轻重缓急而拥有不同的意思。作品的名字就含有这个词,只在最后出现一次,却恰到好处地烘托出爱情歌舞背后的深层寓意。反观情郎捂住嘴巴呆住的表情,内心深处不正有一声惊叹从睁大的眼睛里蹦出来吗——“哈尕扎!”一明一暗的两条线,有声与无声的呼应,加重了“哈尕扎”的分量,提升了作品的内涵,体现了创编者张驰有度,点到为止的匠心。此刻,水到渠成,高亢的原生态山歌嘹亮地响起,小伙子们抬起妹娃,崇拜地仰望她,如同仰望心中的女神。妹娃高高在上,双腿打秋千一样荡上荡下,在一片火红的阳光下,悠闲、洒脱、得意、自信、幸福,享受天人合一的祥和安泰。山歌小调本属下里巴人,结尾处精妙设计的一笔,使《妹娃山歌哈尕扎》从大俗中脱颖而出,尽显高雅。妹娃山歌真的是——“哈尕扎”!

《妹娃山歌哈尕扎》的舞蹈亮点是“肉连响”出神入化的应用。湖北利川地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肉连响” 是一种以手掌击打额、肩、脸、臂、肘、腰、腿等部位发出有节奏的响声为特点,配合响指、跳腿、颤步、穿掌、转身等活泼自由的肢体动作,其表演风格奔放热烈,轻松活泼,手法多样。精髓在于响,多段“肉连响”的采用,细腻传神地刻画了人物,对叙事发展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夏冰把握住传承和创新的关系,学古不泥古,破法不悖法,“肉连响”不仅增加舞蹈的趣味性和故事性,更突出人物性格,带动节奏,达到动人心魄的艺术效果。

《妹娃要过河》是一部荡气回肠的爱情咏叹调,朴实、华美、绚烂、高亢,是爱情三部曲的点睛之作,也是夏冰最喜欢的作品之一,借土家族优秀民歌《龙船调》来渲染爱情,以此赞美家乡,歌咏一种民族精神。

作品采用倒叙的手法,以一对老夫妻的回忆进入主题;第一段是河边的相遇相爱,美好生活的开始;第二段是爱情瓜熟蒂落,花轿迎娶的圆满;第三段是相守到白头,爱情历经岁月洗礼永不褪色。

鄂西北地区美丽的山水间,一对老夫妻在《龙船调》的歌声里展开回忆,“妹娃要过河,哪个来推我嘛?”

漂亮的妹娃在河边邂逅英俊的后生,爱情萌芽。在音乐烘托下,伴舞的小伙子们调皮地把一对恋人分开,妹娃娇羞逃开,后生热切追寻,小伙子们将后生扛在肩上,合力抛向半空,追逐逗乐,场面诙谐,妙趣横生。

第二段,爱情瓜熟蒂落,喜庆的音乐响起,迎亲的花轿来了,后生迫不及待,从花轿里抱出心爱的姑娘,此时,《龙船调》再次响起。舞台中央,妹娃跃上后生的肩膀,被他稳稳驮起,在深情的音乐和祝福中,妹娃昂起头,单臂向上,如风摆杨柳,婀娜多姿,柔情万千,又像盛开的玫瑰,饱满热烈,娇艳无比。山含情水含笑,娇羞的妹娃成了幸福的新娘。这一帧造型,寓意爱情的甜蜜美好,也展现了对未来寄予的无限期许;这一帧造型,成为爱情的一抹重彩,映照余生,鲜亮如初。

第三段,在温暖的叙事中进入高潮,穿越时空般的大写意编排如神来之笔:天边飘来一条红绸,拴着一朵大红花,白发苍苍的爷爷接在手中,奶奶撒娇地靠过去,要爷爷给她戴上,似乎在说,“我还要坐花轿,我还要做新娘。”爷爷也撒娇地靠过去,要奶奶给他戴上,仿佛也再说,“我也要戴花,我要再做你的新郎。”容颜老去,她依然是他心里那个娇羞的妹娃,他依然是她心里那个健壮的后生,他们的爱情如红绸一样艳丽喜庆,永不褪色。写意的红绸具有多重含义,是爱情的象征,是美满姻缘的象征,更是充满希望的土家人的未来,也是一种深情的祝福,土家人的子子孙孙在红绸庇佑的山水间,深深地爱下去,活下去。

《龙船调》是由传统民歌《种瓜调》改编而成,几乎与土家人的血脉融为一体,也是中华民族的优秀食粮,深情优美的《龙船调》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响起,都会勾起全体中国人的乡愁。从远古传说中化身白虎庇佑后代的廪君到现实中的英雄巴蔓子,《龙船调》的歌唱成了土家人信念里的魂,千百年前远古土家人唱着《龙船调》英勇抗争;千百年后现代土家人唱着《龙船调》踏实生活;千百年后或者更久远的未来,一代又一代的土家人还会唱着《龙船调》繁衍生息,像歌中唱的那样,“唱得太阳永不落,唱得月亮永不歇。”《龙船调》的融入,使《妹娃要过河》不仅仅停留在爱情的表象,而是通过土家儿女的小爱,来展现作品深处涵盖的民族大爱,也是夏冰真正要表达与赞美的,那就是土家人骨子里的乐观豁达、坚韧顽强、热烈奔放、昂扬向上的民族精神!

三个作品各有千秋,作品里妹娃的形象,饱满丰润,真实可亲,既有年轻女子的阴柔之美又有成熟女子的母爱光辉,妹娃不仅是创编者心目中的理想女性形象,是土家女人的典范,也是中国56个民族中女性的优秀代表。

恩施的土家人自小生活在崇山峻岭中,开门见山,出门爬山,劳动上山,长期与自然相处,锤炼了百折不挠、乐观坚毅的性格,“视生如往,视死如生”的旷达胸怀与山川共美。中国著名舞蹈编导肖苏华认为,编舞不仅是一种技术,也是一种融入人们内心的文化,“文如其人”,可以通过一部作品看到它背后的人是什么样,他的文化背景是什么。无疑,夏冰用作品证明了这一点。

“萚兮萚兮,风其吹女。叔兮伯兮,倡予和女。萚兮萚兮,风其漂女。叔兮伯兮,倡予要女。”夏冰的爱情三部曲,在现代民族舞蹈史诗般的歌咏里,留下动人的篇章。

《妹娃要过河》剧照


已有0人点赞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专题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