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中国·桦甸诗人作品专号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全部分类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中国·桦甸诗人作品专号

投稿 中国名家网2020/10/03 14:22:42 发布 来源:未知 作者: 8599 阅读 0 评论 240 点赞

(导语)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有一句被广泛传颂的名言这样说道:“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多少年来,无数人面对生活的苦辣酸甜都能以各自的方式面对后,以诗意的方式体现出来,尤其是众多的诗人们,他们显然更是把生活的各种赐予酿成了岁月的酒!“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岁月忽已晚的感觉对待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我们在生活中各种向前走的时候,能够让眼睛与灵魂对眼前的一切给予观察和思考,我们显然没有让经历白费!
本期《中国·桦甸诗人作品专号》组稿的众位诗家来自不同行业,选材也是各有侧重!从年龄上讲,他们对生活已经有相当的积淀了,可以看出他们对生活都抱有共同的热情,愿意以富于激情的笔调去赞美家乡,书写年华!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本期头题作者闲疙瘩最近刚刚遭遇生活的残酷挑战,但他自己的顽强抗争与诗友们的鼎力相助,可以说是对生命的韧性与诗文唱和最好的注解!闲疙瘩穿越生死的经历无疑更加震撼人心,而我们所有人也在以不同的方式咀嚼着生活给予我们的一切。当多年之后我们重看今日之作时,愿依然保留着对诗歌热爱的初心,对诗友唱和呼应的真情从未改变!(袁恒雷)

中国·桦甸诗人作品专号(排名不分先后)

目录:

在红石国家森林公园 / 闲疙瘩
遮掩的全都剥开 / 杨军
九月初九 / 关山月
秋天的油画 / 滕燕
浓雾过后 / 崔晓娟
又是一年立秋至 / 张宇飞
小丫,吃饭啦 / 丽欣
相约肇大鸡山 /高天云
秋 / 丑小丫
我成了夹缝里的草了(外一首) / 何丽颖

孙敬伟,笔名闲疙瘩。系中国诗歌学会、全国公安文联、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首届全国公安文化理论高级研修班学员。在大陆和台湾发表文学作品若干,获奖若干。著有《时代的乳房》《琴剑诗系·孙敬伟诗选》

在红石国家森林公园

这里没有鸿雁不需要传书
这里只有成群结队的山雀
用不绝于耳的啁啾
带给我们阳光雨露
这里也没有雾霾不需要口罩
这里只有看不见的清新
让我们浑身舒服
我们沿着木板铺就的栈道
向纵深处
不时有红松白桦曲柳
和我们打着招呼
不时有刺五加刺嫩芽乌拉草
冒出头来
拽一拽我们的鞋带
扯一扯我们的衣服
偶尔有几只松鼠
从僻静的角落钻出来
向秘境的世界传递着
我们未知的消息

杨军,60后,桦甸市乡镇中学教师,北方玄鸟诗社成员。爱好上山,写诗。

遮掩的全都剥开

这应该是一片海
花波香浪,天际茫远
不知是一只蝶还是一条鱼
漂浮着,春心荡漾

遮掩的全都剥开
花赤裸,我也赤裸
羞的,美的风早知道
天地间本就一明如洗

我是园里握锄之人
花,就是我爱美之心
因为不知你的名姓
我牵连了小草,山泉和白云

为一个诺言
你该水漫金山了
色彩和空白就是一种直觉
田亩的那边,有你的宝塔和爱人

关山月,本名钟静海。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吉林省文学院第六届中青年作家班学员。有文艺作品散见报刊及公众平台。

九月初九

又到了用手里的茱萸
拨开枯草
在山路上找寻唐人诗句的日子
听说少年之地
被霜涂抹了

月圆后不久
他乡也有寒悄然而来
锻根根发丝成剑
刺醒
忙碌遮掩下的善忘

重阳节
总有人把目光放在大雁过处
让一声声”天凉加衣“的唠叨
在心底升起

滕燕,吉林桦甸人,自由撰稿人。吉林市作家协会会员,诗歌散文小说上百篇发表于《知音》《吉林日报》《青年月刊》《青岛日报》《江城日报》《家庭主妇报》《松花湖》《作家周刊》等国家及省市报刊。舞蹈音乐类鉴赏作品登陆《人民网》《千龙网》《环球网》《央广网》《中国娱乐网》等上百家国家白名单官网。诗歌散文作品获得过国家及省市各类奖项。

秋天的油画

这一路,走得太辛苦
遗失了爸爸馈赠的画布
梦一样的温度,云一样的广度
积攒多年的孤独
是一群紧密相拥的树
带着光,在上面扎根

春天的鸟唱响爱情
夏夜的风也吹得花儿纷纷
唯有早年的新雪
还栖息在滚烫的人间
用季节的情话
驱散窗缝透进的坏消息

天色尚早
这大地,给点颜色就够了
让我们坐下,谈谈这个秋天
或者不说话
想象故人回望的眼睛
展开一条绸缎的路
渡我
找回时间的佳作

   崔晓娟,笔名雨花石。职业教师,文学爱好者,北方玄鸟诗社成员。

浓雾过后

浓雾,跃下对面的山崖,
一路匍匐着,和整个山林密谋。
我想,那目标一定是我,
心中忽然就生出,被擒的渴望。

因为,我也寻找自己多时了,
从昨天入夜,直到今日黎明。
晨曦未现,天空只剩几点残星,
我开始怀疑,也许我已经化成篝火的余烬。

那么,经过燃烧的灵魂,
遇水后,会不会重新变得丰盈?
或者,蒸腾的雾气,能不能
将我仅剩的几根羽毛也送上半空?

阳光突然穿透身体,我以为我飞了!
然而,我只是静静地坐在湖边。
俯下身,看水中的倒影。
越看,越像自己。

张宇飞,笔名太阳雨,在北方山里长大的孩子,喜欢文学写作浅吟生活,挚爱生命中每一节时光,梦想踏上“红帆船”成为时代歌者。其作品散见国内报刊、网络;偶尔获奖。

又是一年立秋至
 
路灯下
我看见几只蝼蛄快速爬行
它们,不惧车流人行
启动着双翅
迎向亮光
去完成,它们的使命
 
而梦比风轻的人世间
远处的山峦
近处的草坪
天际的薄云
岸边的晨雾
以及叶尖上的露珠和月光下的爱情
都会经历离别与相逢
我想,这也是我们的一道道风景
 
蝉将噤
甲壳虫六脚朝天的在地上旋转着
季节的目光
再一次掠过这座熟悉的小镇
恍惚中
我像虚实之间
被时光打捞过的漏网之鱼
还有柳树
在轻叹它的叶
从未丰腴
 
哦,又是一年秋将至

   许丽欣,女,笔名丽欣,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吉林省诗词学会理事。桦甸冬青诗社社长。就职于吉林省桦甸市人民医院。愿将岁月长厮守,且以诗歌共白头。诗的国度,我愿执笔花间,趁一曲霓裳,为你倾尽天下,舞落繁华!

小丫,吃饭啦

我不知道
生命之于每个人
究竟多长
却知道
病区那条狭长曲折的走廊
堆满了经年的
痛和伤

妈说,我累了
然后
就把自己托付给病床
佝偻了一生的腰背
终于得以挺直
可那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歌
却就此成了绝唱

    高天云,吉林省桦甸市人,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桦甸市作家协会会员,冬青诗社成员。喜欢诗歌,散文,古诗词,作品散见于报刊杂志,喜欢字里行间畅游的感觉。

相约肇大鸡山

那片厚重的土地
那座高耸云端的山峰
蕴藏着多少神秘
在腰铃与手鼓中深藏
至今
令人神往
让无数追随者
顺声而来

用虔诚的心去朝拜
共赴一场有预谋的相约
扯下一片肇大鸡山顶的云彩
歃血为盟
让漫山
层林尽染

寂静抛弃了喧哗
远古在指缝中流失
萨满的祭祀中
再现消失的记忆
从此
这座山的故事
在众人笔下
开端
重启

丑小丫,本名李福花,任职于吉林省红石林业局林江物业。喜欢音乐更喜欢游走在字里行间,聒噪人生感受,于生活琐碎之外辟一隅札记过往,品会人生。曾多篇作品散见于国内报刊、网络,多次获奖。


 
长天秋色共与
远方携诗同行
时光若白驹过隙
回眸间已是秋深萧索浓……

当一缕阳光带着浅秋穿入丛林
层林尽染下的山村尽显岁月厚重
桂花飘香沉醉了时光萦苒
被秋风柔软了的山林
片片秋叶悠忽零落
鎸绣了这一季绝美的风景……

一页诗意深缕缕秋色浓
无论曾经的夏是多么绿荫浓郁
而秋却拥着它独有的滋味
于渐冷渐浓的日光里
泼洒那漫山的金黄
是生命的延续?
亦或是
为生活的留存!

何丽颖,笔名细雨闲花。教师,爱好写诗作文与美食。

我成了夹缝里的草了(外一首)

我成了夹缝里的草了
我要顶着拼命把我压下的泥土 
也要努力站立 
不要让两边的泥土粘连 

我成了夹缝里的草了 
我不敢弯一下腰 
泥土的碰撞足可以
让天地震 
让海涨潮 

我成了夹缝里的草了 
自由的风吹过 
它应该有怎样的芬芳
又是怎样的柔软

春天走了 
我被遗忘在喧嚣里 
我努力地歪着头
看到了天上的一颗星斗

鱼尾纹

女儿说
我不想吃鱼
它用尾巴
赶走了
妈妈的青春


已有0人点赞

自定义html广告位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专题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