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摄影名家 | 赵春江:吉林的顶子之美——老爷岭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全部分类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摄影名家 | 赵春江:吉林的顶子之美——老爷岭

投稿 中国名家网2020/11/30 15:07:31 发布 来源:未知 作者: 27039 阅读 0 评论 356 点赞

赵春江 图 / 文

老爷岭,在地理上说,可以称为吉林省东部山区向松辽平原、松嫩平原过度的大门。
门东是长白山余脉、张广才岭,门西是松花江冲积平原。

我小时候,就知道老爷岭这种地名,或者是山梁或者是山坡,但是其含义,至今懵懂。
因为关于老爷岭,现在也有两种说法,一个是姥姥的老,一个是老师的老。
不知道是老师的老对,还是姥姥的老对,还是老师姥姥原来都是一个老(姥)——这都赶说相声了。

知道今天说的这个老爷岭,是在1992年,陪时任省委副书记谷长春同志去延边,接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吴学谦的路上。路过一处很长的盘山道,停车休息,谷长春书记下来抽烟,把我叫了过去说:小赵,这里叫老爷岭,历史上是胡子出没的地方,解放战争中共产党和国民党在这里“拉锯”。

谷书记又说,你看山上那些树,站立着挺细的,锯倒了,至少得有三五十个粗。

后来我才知道,谷书记说的三五十个粗,指的是树木的直径30厘米和50厘米。原来,被错误打成右派的年代,谷书记就在木材公司做过检尺员。

车过老爷岭,谷书记不仅给我上了一堂木材常识课,也让我知道了老爷岭是吉林东部的交通要道,用西藏新疆的话来说,就是垭口和大坂。

老爷岭的地理位置如此重要,东临蛟河,西靠吉林市,北依舒兰。

我发现,由于老爷岭地名和叫法的众多、歧义,给人们的认知也带来了混乱,甚至出现了许多张冠李戴,即使在摄影界,人们也很陌生。

但是,在登山和徒步圈里,他们比摄影人更先知先觉,遗憾的是,他们就是手持双登山杖、背负登山包,一个劲的咔咔就是走,很少有带相机拍摄的,顶多,用手机留个影。

——也许他们更纯粹,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担当传播的义务。

攀登老爷岭,现在有三条传统路线,一条是红叶谷山门,一条是将军祭台,一条是乱石沟。我这次登山,走的是红叶谷山门,用时三个多小时。

这是一条已经成熟的登山路线,蛟河市有关部门已经在险要和陡峭处修了石阶木磴。

我们四点起炕,四点四十五分从我舒兰市二合工作室驱车出发,不到六点开始登山。

因为这个时刻上山,已经赶不上日出,我们也不是登山打比赛,需要边走边观察边拍摄。

然而,我们真的是人品没问题,老天都相助,当我们9:20分左右登上山顶,恰恰看到山脊线下边,有暖光照射到挂满冰晶雪柳的树梢上。

一瞬间,刚才还在叽叽嚓嚓说话的几个人,顿时悄莫声息——请记住,这就是大家都发现了好景,或者目瞪口呆,或者悄悄拍摄起来。

老爷岭的顶峰,分东西两个主峰,东峰是正主峰,海拔1254米,西峰是次主峰,海拔1239米。

甚至,它还是一个峰群,由东向西,依次排列,还有几个山头,一直到延伸到松花湖边。

所以,站在老爷岭的任何一个山头上,都能从左中右三面,眺望到松花湖。

老爷岭占据了独特的地理位置,它也把美景毫无吝啬地献给了人间。

到了11月中下旬,松花湖仍然没有封冻,水气,湿气,雾气,源源不断的输送到了老爷岭上。

这一地理气侯现象,使老爷岭上的冰挂,雾凇,雪凇的交替或叠加出现,成了大概率事件。

还有一个奇特之处,老爷岭上的山体,是由花岗岩石构成,这与四方顶子、四方山、老秃顶子等吉林的顶子,多数是由远古时代的火山锥玄武岩构成完全不同。

好像这里是冰川时代的遗迹,粉碎了花岗岩山体,与其它顶子是火山喷发生成,完全不同的地质年代。

就说到这里吧,于地质我是外行,于摄影我是记录。

赵春江摄影8.jpeg

感谢蛟河市农民摄影家李志成,他愉快地接受了我的提议并成为合格得力的参谋和向导。

感谢舒兰市陪我一起上山的文化、摄影工作、爱好者。

他们有一个桥段,登山摄影,如果遇到不好的天气,就说:咱们这里肯定有人人品有问题。而我们这次登山,用李志成的话说,来了几十次,没有碰到一回这么全克的天气。

而且,我们还遇上了几十年不遇的冰挂叠加雪凇雾凇,大家的心里都乐开了花……

小兄弟茂林说:够回忆三年了……

已有0人点赞

自定义html广告位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专题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