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著名舞蹈编导夏冰:月亮与太阳的对话
分享文章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全部分类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著名舞蹈编导夏冰:月亮与太阳的对话

投稿 中国名家网2023/11/27 21:02:50 发布 IP属地:未知 来源: 作者: 68563 阅读 0 评论 6736 点赞

——再唱民歌三部曲

“情动于中而行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诗经·大序》

著名舞蹈家夏冰剧照

舞蹈是人类情感和精神生活的创造性表现,民歌是民间口口相传的艺术瑰宝。夏冰创编的民歌舞蹈,忠实地遵循民歌的地域特色,恰当地诠释了舞蹈艺术的概念,在传承中融入时代元素,借民歌说爱:天地之爱,民族之爱,男女之爱,生灵之爱,人与自然之爱……在包罗万象的爱里,让万物起舞,意象百度。

本篇所述的民歌舞蹈三部曲《月娘》《那么搞起》《太阳大得很》,依托民歌的土壤,播撒爱的种子,展开大写意的画笔,饱蘸情感的浓彩,挥洒出或静谧恬淡、或欢快热烈、或激越昂扬的诗意画卷,在和谐自然与阴阳平衡中,凸显中华优秀文化天人合一的思想内涵与宏大的宇宙观。通过不同角度演绎民间文化,具象与意象同频,细腻与粗犷共生,阴柔与阳刚兼具。民歌与舞蹈相互映衬,水乳交融,观后让人产生一种驱动力,再听到民歌的旋律就会想起夏冰的舞蹈,忍不住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月娘》的创作素材来源于闽南民歌《月娘啊,听我讲》,情歌的味道很浓,但又不仅是儿女情长的爱,它是广义的,丰富而美好。

啊,月娘乎我拜托

这届请你爱照顾

这尼坎坷的人奢望的爱

唔通搁再使我

吞落悲伤的目屎

是伊是伊温柔我的心

是什么使我坚持

孤单等甲这档时

耽误热情青春的花期

月属阴,叫太阴娘,民间称做月娘,在闽南地区,中秋时节有拜月娘的习俗。待出嫁的姑娘拜月,最大心愿是寻求一个好夫婿,遥对苍穹的明月,深深拜,虔诚祈,愿得一心人。深情的民歌及其文化背景,深深打动了夏冰,月娘这个具有神性与人性的意象让她很快确定舞蹈的色彩基调——蓝。海洋般包容的颜色,允许一切存在,寓意内在世界与外部环境的交流与融合,既有心灵的纯洁遐想,也有对不可知的未来的憧憬与幻梦。缥缈的烟雾,变换的光影,神秘浪漫的舞美氛围里透出一种悲喜自知的宿命感。

《月娘》舞蹈剧照

“山有榛,隰有苓。云谁思之?”

在舞蹈编排上,以大写意的手法制造出空间感与距离感,一种若即若离的朦胧美。月亮与月辉,化为流动的意象,从空中流到地上,又从地上升向空中,从宏观的宇宙落到渺小的生命个体,再从人幻化为神,交错回旋,唯美的意识流沉淀出深刻的思想之光。多维度的视角,多元化的意象,虚实转换,妙不可言。

月亮孤独而高傲地俯瞰人间。女孩子们花一样绽放,生活万般精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但她们是朋友,是闺蜜,是芸芸众生里的女人,她们有时步调一致,有时灵魂同频,她们惺惺相惜,彼此成就,沉浸在自己的喜乐,又去往他人的身上寻找自己的影子,在付出与求索中打通幸福的桥梁,完整地而毫不保留地释放心底的爱。

闽南花鼓戏《欢喜俏媒婆》的“三道弯”,很好地展现出女性的阴柔之美。三道弯特有的S形造型,头胸、腰臀、胯腿的抖动,在漫泻的月辉下,真的是“风摆柳”细若束丝,“三点头”软若柔枝,“凤凰单展翅”翩似惊鸿。舞动的身体,既有原始的魅惑,又有现代的笃定清醒,让人恍惚堕入传说的情境,幻想获得神力替名为嫦娥的美娇娘寻一个现世的美满结局。

《月娘》是一支女子三人舞,这在夏冰的舞蹈创作中并不多见。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三是个寓意丰富的数字,有三生万物之说,女人又是母性的存在,寓意生命的延续和更新,体现对生命的珍视和敬畏。因此,这支舞蹈设计编排背后蕴藏的传统美学与哲学内涵拓宽了作品的广度与厚度。

夏冰介绍说,月娘的娘是双重意思,一个是说天上的月亮,一个是说女人,娘字就是女人嘛。月亮在闽南语里,亮走下音,就走到“梁”上了,房梁的梁,女人像天上的月亮一样柔美同时又是家庭的梁坨,女孩子潜藏在骨子里的母性角色终究会在生命的历程中如丝剥茧,如蛹化蝶,像月亮一样满目清晖,宽广深邃。

夏冰具有敏锐的观察力,确定主题后,她会根据演员的特质来为人物塑造形象。三个女孩都很漂亮,日常举止中透出东方美,短暂的接触,敦煌壁画的飞天形象浮现出来,“三道弯”的舞蹈架构就出来了,色彩基调也随之而生。整个舞台利用灯光幕布制造大面积的蓝,既符合大众对月光的色彩审美,也借用蓝调的动机来说阐述爱、意象、情绪,通过灯光处理色彩,在细微变化中映衬内在波动,在节奏变化中让情节富有层次感,在空间造型变化中让舞蹈于稳定发展中兼具层次与张力。

《那么搞起》是根据湖北恩施同名民歌创编的广场舞。

男人和女人是哪么搞起的

一个粗来一个细

总是很甜蜜

哪么搞起

男人和女人搞到起

生活就有无穷的乐趣

就那么搞起

这是一支妙趣横生的民间歌谣,方言味十足,外省的人初听歌名有点摸不着头脑。认真去听,那种发自内心的对自然的崇拜对生活的热爱对爱情的直接坦荡,很快俘获人的意志,忍不住学上一句:“那么搞起撒——就那么搞起撒!”爱娇与泼辣,洒脱与果敢,突破地域与民族的界限,蛊惑跃跃欲试的身体,跟上盛装的舞者,跳进广场舞队列,在欢快的节奏里舞之蹈之,不亦乐乎。

《那么搞起》舞蹈剧照

舞台上的广场舞在灯光与背景的衬托下,呈现出专业性与艺术性。一开场就是振奋的鼓点,富有张力的几组空间造型展示天地人的关系,舞者手中的道具配合灵动的肢体语言,体现人的精神面貌。随着队形的改变,扑面而来的旋律带出火辣直白的歌词:

太阳和月亮是哪么搞起的

一个东来一个西

总是很神秘

哪么搞起

哎 恩嘎哟哎

太阳和月亮搞到起

大地就有无限的生机

就那么搞起

男人一身红装,女人则是黑色民族套裙,色彩的鲜明对比,民歌的欢快节奏,广场舞特有的整齐又变化无穷的队列,体现广场舞的大众性、健身性、娱乐性,用广场舞作为一个载体去传承民间文化,融合时代元素,诠释文化自信。幽默诙谐,形象生动。符合民族气质,简单易学,自然流畅又富有艺术美,这些特色是夏冰创编的广场舞被广为流传和获得荣誉的根本。

广场舞发自民间又传播于民间,自被定名为广场舞,经过数十年间的发展已成为一种独特的民间艺术。从自发聚集到形成规模,从简单模仿到形成体系,从百姓生活的居民区推广到宽敞的广场再到登上艺术的舞台,如今的广场舞融入了民间舞、现代舞、拉丁舞甚至芭蕾舞,增加了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契机。大俗即大雅,夏冰依托民歌创编的广场舞,关注生活,捕捉亮点,增添乐趣,提高人们的幸福感知力。

“庸鼓有斁,万舞有奕。”

《太阳大得很》是流传在湖北利川一带的穿山号子。以利川灯歌和鼓锣为主要特色,源自土家人的劳作场景,展现出土家人乐观自信、风趣幽默的豁达性格,是巴楚文化传承、新旧元素融合的成功作品。

太阳大得很哪啰

阴凉树脚等那欸嘿

短命死的冤家欸

说话无定哟准呦

太阳当顶又当中哦哎

太阳大得很哟

……

《太阳大得很》舞蹈剧照

《太阳大得很》是一支展现雄性之气的男子群舞。段落极其分明,平稳叙述,高潮迭起,张弛有度。

引子部分,全体演员躬身于地,缓慢匍匐,一束光集中在他们共同驮起的道具上,人与道具融为一体,通透光明,意象唯美。随着民歌的节奏,他们一起钻到道具下,在风一般的摆动中双手向上,托起硕大的道具,踢腿甩手稳步向前,如同有担当的男人扛起家庭的重担又仿佛旭日东升,万物生长。道具是草帽的形状,圆顶,荷叶阔边,麦子的金黄色,醒目突出。创编者通过草帽来模拟太阳——贴合歌词:“太阳当顶又当中哦哎,大阳大得很哟!”在令人震撼的美感中鲜明地释放出深刻的象征意味,突出大写意的风格。

第一部分,歌声逐渐高亢,锣鼓喧天中,土家汉子收获了爱情,尝到了生活的蜜,欢欣鼓舞,春风得意,此段落掀起一个小高潮。在这里,道具只是一个象征符号,被放在生活之外;又或是一个梦想,被埋在男人们的身体内部,潜化为一种动力或祝福。大写意自然转为叙事般的写实。

第二部分,节奏略显舒缓,注重刻画男人们的心理变化。是劳动中的小憩?是劳累后的懈怠?是柴米油盐的羁绊还是拼搏的思考?是梳理或调整?……这一段虽短暂,但给观者留下想象的空间,在戏剧性的刻画中挖掘理性,让人物立体丰满,展现人性。写意与写实转换递进,为作品留白。

第三部分,男人们跳出个人的小情小爱,重新焕发活力。一组登梯空间造型,反映人们珍惜当下、向往美好、展望未来的愿景。男人们梦醒般奔向草帽,齐心协力,托起心中的太阳,在穿山号子里,走向大山,走向远方。民歌嘹亮,余味绕梁。高潮处,大写意的重彩做到为写实的叙事服务,从象征性的表达回归生活本身,回归到具体的生龙活虎的人,揭示一种朴素的世界观:万物生长靠太阳,但在人间烟火里,有情有义有担当的男人顶天立地!有勇有谋有魄力的男人就是女人心中的太阳!

《太阳大得很》的舞蹈编排,采用了利川民间舞的“肉连响”。在夏冰创编的另外几支土家族舞蹈中,肉连响都有恰如其分的表现。“肉连响”纯粹是民间土壤滋生,经过近代艺术家的改编逐渐演化而成,特点是“顺拐”,形态有含胸、屈膝,动作有“三响”“十响”“对掌转圈”“颤胸绕头转身”等。在传承基础上,夏冰不落窠臼,根据民歌内容赋予作品时代元素,创新融入了“勾脚”“甩手”“跺脚”“扁担手”“拍手踏步”等动作,提倡以身体姿态自然流露情感的表现方式,创造舞蹈与民歌协调统一、内容饱满、赏心悦目的舞台效果。

除了编舞的匠心,道具处理增加了舞蹈的意象美与思想美。夸张的道具,既是烈日下劳作必不可少的遮阳实用工具,又被赋予太阳的意象。生活中,太阳与草帽本是对抗的关系,把这样两个意象糅合到一起,互为转化,作用到人,生成一股昂扬向上的力量,激发热烈奔放的情感,透射土家男人追求美好并努力创造美好的民族气质。道具的巧妙运用,突出主题又升华主题。

《太阳大得很》笼罩在一片金色之中。嘹亮的民歌是金色的,太阳是金色的,男人是金色的,土地是金色的,希望和爱也是金色的,土家人的精神风貌也是金色的!这金灿灿的舞台,是历史,是当下,也是未来,记录爱,承载爱,传递爱。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夏冰创作《月娘》2006年福建省艺术节专业组银奖,2011年湖北省民宗局广电局少数民族调演夏冰,甘远成总导演歌舞音画诗剧《金那银儿梭》获剧目大奖,其中夏冰编导歌舞《太阳大得很》获特别奖,2016年湖北省文化厅宣传部广电总局举办全省广场舞比赛夏冰编导广场舞《那么搞起》获第一名。

如果说这三个舞蹈里,《太阳大得很》是澎湃激越的生命之河,是男人的胸怀与气魄;那么,《月娘》就是雅致清丽的小桥流水,在清风明月下,诉说着女人的故事;《那么搞起》则是峡谷之间的瀑布,倾泻的是生命的激情,飞溅的是生活的浪花,演绎的是朴素的人间真情。三个作品,表现手法各不相同,如同月亮与太阳的对话,人与自然的对话,在美的律动中,紧紧围绕一个字:爱。

植根民间文化这块厚土,夏冰用艺术的手段让万物起舞,在旋律和舞步中,台上台下,每个人都在这一刻,打开自己,对世界说——爱。(滕燕)


已有0人点赞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专题

查看更多